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公益文体 >

“磨剑岂止十年?问道恰逢其时”

2019-06-25 05:19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

  现代意义上的散文,发轫于上世纪20年代,它是新文化运动的伴生物,发展到今天已成为大家喜闻乐见的一种文体,有大批专业和非专业的散文作者。这对活跃散文创作是个好现象,但同时,对专业的散文作者来说,也由此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  我自己是从散文起步开始写作的,虽然后面也写了多年的中短篇小说,但散文创作一直未中断过,虽然产量较低,但我想一直会写下去,因为散文是最宜于个体生命抒怀的文体。

  但同时,在多年的散文创作之后,难免遇到瓶颈——或可视作挑战,仿如行路者在到达了一些目标后,如何定下一个目标,又该如何跋涉?

  散文不仅仅是家长里短,走马观花,它应当有着更为复杂、更为深邃的内涵与立意。如果以旅游来比喻的话,它不应当是跟团式的到此一游,到景点拍个照,打个卡,发个朋友圈。好的散文是自由行,是深度游,每一个所到之处,有你独特的观察、体悟,包括你进入散文的角度以及个性化的语言。

  一篇优秀散文往往融合着感性和理性。感性是散文的初心,不可或缺,但如果只停留在感性层面,未免失之单薄。随着年岁的增长,我对散文中的理性部分更为看重,惟有思想性的参与,一篇散文方能立得起来。但“初心”仍然不可失,否则散文可能流于枯槁。

  换言之,好散文既要有形而下的描绘能力,又要有形而上的观照能力。观照世相人心以及对生命的深层思考。这就像灵与肉的关系,如果只有肉身,那这个散文只有人间性或说物质性。如果只有灵没有肉,这个灵也无所依附。只有二者交融时,这个生命才是完整的。

  类似这样的好散文有不少,譬如史铁生的《我与地坛》,高尔泰的《没有地址的信》,冯秋子的《我跳舞,因为我悲伤》等等。这些散文融合着深情与理性,用情而不滥情,在娓娓道来中包含着时代与个人命运的遭际,哀恸而不哭嚎,坎坷却不绝望,如一曲回肠荡气的深沉旋律。

  散文现在的写法越来越自由,有些散文家在文体上也做了积极的尝试,比如将小说、戏剧等元素放入,使散文无论在形式还是内容上都得以拓宽延伸。包括散文的规模,也打破了之前“短小抒情”的惯例,体量愈来愈大,寄寓的深度越来越广。

  “文体是文学最为直观的表现,也是作家心智的外化形式。因此,文学观念的变迁往往表现为文体的变迁,文学离不开文体的变革。”的确,写作本应是自由的,散文也不应有什么规限。只要它的内容与体量匹配,那就没什么不可——事实上,散文并不应只是轻盈或怡情的代名词,它同样可承载起更为厚重的文学使命,成为一壶烈酒,一泡酽茶,而不是只充当疗愈的一例“鸡汤”。

  开放的散文欢迎新技法、新观念、新样式,散文近些年也的确据此涌现了不少新的命名,如何命名其实不重要,但命名背后的散文变化是不可忽视的,它呈现了散文的现代性——不是单纯的相沿已久的“宗经”或“载道”,而是正视日益崛起的后现代在这个工业社会的纠葛,传递出当代的复杂性、矛盾性和不确定性。同时散文作者回到个体本身,追求从个体出发的独立思考与自由言说,比起“标配”的范式,这是一种更广阔的美学主张。

  当然,散文的创新前提是言之有物,不可为了创新而涂脂抹粉,亦不能为了规模而凑字兑水,甚至平行的自我复制粘贴。

  另一方面,人们对散文最为倚重的元素还是“真”,它不同于小说或戏剧借主人公转述的特点,散文是用一种非虚构的方式去直接表达对人生的感受、思考,因此在创新的同时,如何保留散文“真”的品格,是散文作者要思考面对的。

  在形式的创新以外,内容的创新或许更为重要,即散文如何在纷繁的当下社会与的文化时空里展开,它的功能不再是单向度的抒情或做出道德判断、裁决,而是去呈现更丰富驳杂的社会生活内涵以及人的内心世界。

  这非常考验散文作者的观察、沉潜与思考的能力。这个能力是综合值,是天分、文化素养以及人格等合力的结果。因此,散文创作也可视作是拉动人生成长或说成熟的路径。

  如果这个能力准备充足,笔底自然不俗,才有能力去捕捉那些金粉的微粒——那藏在日常中,为许多人习焉不察的时刻,如《金蔷薇》中所说,“人类心灵每一个细微的跳动。还有白杨的飞絮,或映在静夜水塘中的一点星光”。

  更多相关新闻及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“大江网(dajwjx)”和“手机江西网(jxrb_jxnews)”。

  1、本网所载的文/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我们不对其科学性、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

Power by DedeCms

地址:丨邮政编码: 丨邮箱:

备案号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