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抚顺记忆 >

寻访父辈儿时记忆 40年后临汾老家再相聚

2019-06-24 03:58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

  临汾新闻网讯40年时光倥偬,40年岁月不居,6月8日至12日,原军委工程兵第二工区359部队大院里的50多名子弟从全国12个城市相聚临汾,前来寻访父辈们曾经生活、工作过的地方,追寻他们儿时最美好的记忆……于他们而言,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相聚,而是“回家”团聚,因为临汾也是他们的“家”。

  原驻临军委工程兵第二工区359部队1969年12月成立,1985年12月撤编,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部队子弟们也随着父辈们工作的调动而变迁。这一别,当年的小伙伴们大多40年杳无音信。

  彭岚是这次聚会的发起人,1973年,她10岁时来到临汾,1979年,她上高二时因为部队的调动,随父亲到安徽马鞍山援建钢厂。与她一样,原359部队的子弟,随着父亲工作的调动离开临汾后,因为年纪小、地域广、交通及通讯的不便,大多已经失去音讯。后来,又逐渐分别取得联系。

  “离开这么多年了,早就想回来看看,2016年,曾从全国各地来了30多人回临汾小聚了一次,3年来,我们联系的子弟越来越多,这不,因为我在群里说了声‘因为城市的发展,我们当年住过的院子有可能会被拆除,以后恐怕看不到了。’大家伙闻听此言,一致要求组团回来聚聚、看看。于是,我们就约好时间回来了。你说巧不巧?一位从天津来的小伙伴,买到票后,在群里晒时间,非常意外的是,一位从德州出发的子弟晒出的票竟然与他的座位挨着,这就是缘分。”依然在临汾的温建英推掉一切事情,帮大家订酒店,大热的天,来回奔忙,流出的是汗水,得到的是温暖。

  6月8日,从郑州、张家口、威海、武汉……60多人专程来临汾参加聚会,其中一家来了4代8口,一位老者今年已经82岁高龄,原是359部队的军务科长,对这块土地特别有感情,听说孩子们要回临汾聚会,他也特别想来,于是一同从徐州而来,当年孩子们随我离开,现在我随孩子们回来。”

  时隔40年,当年各奔东西、风流云散的359部队的子弟们相聚第二故乡,再次回到临汾这块他们曾经生活、学习过的热土,抚今追昔,泪飞如雨。

  “因为当年359部队承建黄河壶口段七郎窝大桥,我们这些子弟,大多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在吉县县城住了3年后回到临汾上完小学与中学,直到1985年12月359部队撤编,期间好多子弟在临汾生活了3到9年的时间,这里留下了他们难忘的记忆。”胡永林是留在临汾的子弟之一。这次聚会的欢迎晚宴上,他为大家播放了用这些素材制作的电子相册,让从天南海北“回家”的子弟看到了父亲的身影,看到了自己的过去,看到了伙伴们年少时的模样,这份意外的惊喜让大家瞬间泪流满面。

  大院只剩了三座老楼房与一座标志性的水塔,回到当年住过的地方,熟悉的场景开启了一段记忆的闸门。“我家住这儿”“这是我家的菜窖”当年这里摆着一个衣柜”,虽然当年的小伙伴们如今大多五六十岁了,但曾经魂牵梦萦多年的场景又让他们热泪盈眶;虽然当年的楼房已经荒凉破败,当年的水塔早已废弃不用,但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却是那样特殊、那样亲切;大院里的一砖一瓦、一草一木,都承载着他们当年的欢声笑语与离别后的无尽思念。很多人都说: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心里淡忘了很多事情,但是,对儿时的记忆却总是萦绕心头,挥之不去。”

  回到第二故乡,见到儿时伙伴,这份特殊的情意触动了他们心中最柔软的地方,他们非常激动,在曾经生活、玩耍过的地方,再次释放天性,重现当年的“顽皮”,那份纯真的发小情,真挚的同学情,触动了大家的记忆。

  “非常意外的是,我家当年住过的房子现在竟然还有人居住,阿姨非常热情,她说她家有楼房,但是,天热的时候还是愿意住在这里,凉快、舒适、自在。”让彭岚感动的不仅仅是当年的葡萄树还在,更是阿姨希望她能住在家里的热情相邀,走过了全国各地很多地方,但只有在这里才找到家的感觉。”

  不仅当年的景物在,更有故人在。“我们还意外地碰到一位阿姨,当我们围着叫她时,她很吃惊,也很高兴,根本没有想到能见到我们。”彭岚说,看到过去的叔叔、阿姨健康快乐地生活在这里,他们真真切切地感觉又回到了家人的怀抱,恍惚间觉得自己还是当年的模样。

  一句问候、一个相拥似乎还不能表达封存多年的情感,张冬梅把自己的思念寄予诗歌,在壶口岸畔大声吟诵:“多少年过去了,每每清晨醒来,那个遥远的城市陌生又无比清晰地出现在脑海里,山西临汾359部队大院,让我如此痴迷、留恋……”

  徐家宾则感怀:“四十年间,我们每个人所走的路不尽相同,但是,无论人生如何浮沉,无论贫富贵贱,也无论世事如何变迁,我们都没有忘记我们是部队大院里长大的,这种部队大院的情结纯洁而真挚,多少次梦里相聚,多少次心驰神往。40年的风霜雪雨,我们体味了人生的酸甜苦辣,经历世事的浮浮沉沉之后才发觉:最难以忘怀和割舍不掉的依旧是那份部队大院的发小情、同学情,这份情谊如同一坛老酒,越久越香越浓,悠远而回味无穷;过去的故事,沉淀40年,依然让人感动,值得我们用一生去回忆,去收藏。”

  一路前行,一路高唱,《打靶归来》《红星闪闪》《战友之歌》等歌曲声中,他们还到吉县追寻了父辈曾经工作、战斗过的地方,站在父辈们修的黄河大桥上,这些军二代们非常激动,引以为豪,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内化为他们的风骨,他们认为,这是一份独特的情怀,一种精神的传承。

  “我们小时候从临汾到吉县是石子路,大清早出发,到傍晚时分才能到临汾,现在的临汾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很多地方过去的模样几乎找不到了。”此番“回家”,大家还到壶口、克难坡、大槐树、广胜寺等地寻根,为第二故乡的变化竖起大拇指。

  12们相继离开时,杨延平早上5:00就从家里赶到宾馆门口,根据不同的发车时间,一批批地把伙伴们送到临汾西站,快捷的交通使他们“回家”更为方便,使深厚的情谊更容易相聚。

  人生期待,下次你们“回家”,一定会有一个更加美好的家乡欢迎“游子”归来!(图片由姚丙俊提供)
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

Power by DedeCms

地址:丨邮政编码: 丨邮箱:

备案号: